乐读网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情感 > 爱情 >

姐姐

时间:2009-12-15 22:53来源:新浪博客 作者:张鸣跃

姐姐第一次打我,是在网吧里。美女姐姐成了疯子,扑进来揪住我甩出台位甩趴在地上,尖声哭叫着劈头盖脸地打,打够了,扯起一脸血的我回家。

进屋,姐抱住我放声大哭,哭了几声又憋住发呆,我说:“姐,我管不住自己……”姐拉我跪倒在爹娘的遗像前,吼:“你对爹娘说!”

爹早就走了,娘,刚走不久。娘断气时是一手紧攥姐姐的手,一手指着我,那样巴望着姐的眼睛,姐哭着使劲点头……

我哭了:“姐,对不起……”

姐问:“你改不改?”我说改。“你听话不听?”我说听。姐搂住我,拍着我说:“明天,跟我进城!”

姐姐是校花,还是班长,为了我,姐辍学了,还是为了我,姐决定带我换一个环境。

姐性子刚烈,姐的决定连村长和叔伯也劝不了,姐把责任田和房子全都交给了叔伯两家,两家给了姐姐900元。第二天,16岁的姐姐带着900元钱和14岁的我从宜阳来到了洛阳。姐让我背着书包,说要把我供到大学去。

下汽车走在大街上,姐姐问一个老奶奶:“奶奶,这洛阳租房哪里最便宜呀?”奶奶看看她看看我,就热情起来,问了不少说了不少。姐姐就边问边走,走到一个市里的村子,挨家问,租到了一间月租80元的小房子,房东也是位老奶奶,院里全是房客。

收拾房间时,姐姐就开始做家长了,不让我插手,她先把一个小饭桌摆在合适的位置,铺上报纸,摆来砖头做了个凳子,命令我:“坐下,看你的书!”

姐姐忙着时,我不时偷眼看她,觉得她要把当宠物养着了。不一会儿房东奶奶进来看,惊叫:“闺女你太能干了!”是的,只有一堆破烂废物的小屋一下子像个家了。奶奶很疼爱地拉住姐姐的手说话,姐姐问:“奶奶,这城里能让乡下来的孩子上学吗?”奶奶细说了之后,姐姐又问:“那这城里找工作咋找呀?”奶奶搂了姐姐,一边苦叹一边指点,姐姐是一脸的乖笑。

房东奶奶走后,我说:“姐,一学期一千多,我不上,我也打工!”

姐姐跑过来,猛劲扬起手,空中减速,轻轻落在我头上,吼:“你再敢分心,我打死你!”

我鬼脸,姐说:“打开书,姐给你补课!”

姐第二次打我,是在学校,六个月后。

姐用了六个月的大半工资,加上带的那点钱,让我成了初二班的走读生。学校不太正规,也没有校服,学生却大都是捣蛋生,有两个男生一开始就成了我的对头,嘲笑,捉弄,甚至抢去我的书包挂在黑板上方,说是搞文物展览。书包是姐姐用碎布给我缝的,确实有点另类。我无法忍受了,让两个富家少爷见识了乡下孩子的厉害,一场激战后,他两个都是鼻青脸肿,我只是脸上被抓破了一点点。

是在校长室,校长做了详细了解和初步调解之后,传来了我的姐姐。

姐姐看看我,看看那两个少爷和怒气冲天的两个妈妈,明白了,给校长行大礼,给两个女人行大礼,认错。

校长说事情经过,说我的错处和性情隐患,说调解意见……姐姐一个劲认错。

我叫:“姐,不要认错,我没错,我不上学就是了!”

姐一步步逼近我,沉声问:“你说啥?再说一遍!”我后退,小声说:“我……不上学了……”姐一声吼扑上来,就和上次一样,疯了似地,劈头盖脸打倒了我,扑到我身上继续打……是校长拉开了姐姐,那四个人已经不见了,被姐姐吓跑了!

“姐,他们笑我的书包……”

姐一把搂住我,哭起来。

校长劝住姐姐,扶起我,说了句中听的话:“孩子,这世界上最美的书包,就是你姐姐给你缝的那书包,今后没人敢笑……”

我不理解,但见校长眼里有泪,就点了点头。

我不知道姐姐干的是什么工作,姐姐不让问。但我看得出来,姐姐很不顺当,很苦累,她每天早上早起给我做饭,做我的两顿饭,吃一顿,带一顿,中午在教室里吃,也比别的学生多了两小时的学习时间,晚上姐姐回来给我做饭洗衣,检查我的作业和笔记。除了发现我学习上的问题之外,姐姐从不对我发火,甜笑着,亲亲热热。姐姐的苦我是在她睡着之后觉察到的,疼痛的呻吟,梦中的尖叫,哭泣……

我是在心疼和反醒中成长的,姐姐不许我做学习之外的任何事,也不许我问任何事。有一天,姐姐回来时,我发现她脸上有伤,两眼红肿,我顾不上她为我定下的规矩了,跪下来,哭叫:“姐!谁欺负你了,这回你一定要说,我杀了他!”

这回,姐姐没打我,看了我好久,拉我起来,说:“你呀……放心,姐姐不会有啥差错,姐姐的伤是保护自己落下的,姐姐有力气,谁也不怕!弟弟,你想保护姐姐,就要有力量,要上大学,成大业,你是姐姐的责任也是姐姐的指望,就算姐求你了!”

我咬紧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,憋瞪了好久,我狠狠抽起自己耳光来。

姐姐抓住我的手问我为什么,我没说。

姐姐不知道,那些天我还是偷偷去过两次网吧!

我考上高中后,住校了。姐姐说那间租屋退了,让我在校安心学习,她每星期去看我一次。高二时,有一天,姐姐给我一张邮政储蓄的银联卡,很高兴地告诉我,她的新老板要她去外地做一项蹲点工作,要两三年不能回洛阳,工资很高,让我拿着这卡,她会不断存钱在卡上,我没钱了就去取,要好好用功,一定要考上大学!

看姐姐那高兴样儿,我觉得姐姐是工作干出业绩了,就高高兴兴地答应了,也下了保证,一定考上大学!

我以为自己也算是白领姐姐的弟弟了,头可以扬起来一点了。成绩靠前,不缺钱花,帅样儿也有,自由多了,不知不觉又有了新的变化,玩性发作,越来越大。

那个星期天,我和一名男生两名女生在街上疯玩,都穿着新买来的旱冰滑板,欢笑追逐。忽有人叫我:“小明,是你吗?”我打了个潇洒的回旋停下,看清了,竟是房东奶奶!

(责任编辑:jpc)
赞助商链接
每日重点推荐
  • 裸婚之后

    杨露起床时,何一伟已经把早餐放到餐桌上:两个煎鸡蛋,两杯热牛奶。洗漱完毕,杨露坐...

赞助商链接
一周热点文章